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西部商报 > A02 正文

茅于轼提高学费的主意有点馊

来源: 西部商报  作者:   2008-01-07 08:08  编辑: 枫叶


  茅于轼说,目前的中国高校里,穷人孩子的比例只占到10%―20%,如果高校学费降低,是让不穷的人、有能力支付高学费的人搭了这个便车。他认为,最好的方法应该是提高学费,通过提高的学费,以增加更多的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的问题。(相关新闻详见本报今日A15版)

  虽然茅于轼也是笔者所敬重的经济学家,但是他的这种说法却是我所不能同意的。为了让富人不搭穷人的便车而大幅提高车费,那结果是只有富人有车可坐,穷人根本坐不起车了。

  近些年的教育改革已经使很多寒门学子要么因为高学费而不能上大学,要么全家负债,因学致贫。高学费带来的社会不公问题已经相当严重。

  国立高等教育,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社会公共产品。大学教育虽然与完全由纳税人税收支持的基础义务教育不一样,学生必须通过付费来承担一部分大学教育的成本,但是无论中外,国立大学都是主要由国家投资兴办的,学生负担的学费只是教育成本的一部分,也就是一般家庭能够负担起的一部分。无论穷人富人,在这种公共产品面前是平等的。之所以大学也是公共产品,是因为如果完全按照支付能力来决定进入大学的资格,那么,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中低收入者是无法进入大学的,而这样的结果,一方面是极大的不公平,另一方面,也把大量来自寒门的极可造就的优秀学子挡在门外,埋没掉大量的国家建设所需要的人才,从整体上和长远来看,这是不利于社会的发展的。所以,即使是发达国家,国家也要掏钱办大学,而不会让学生负担所有的教育成本。

  茅于轼所说的大学只有一二成的贫困学生,是难以让人信服的。且不说这种统计数字是否准确,是基于怎样的标准,哪怕统计是准确的,也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得到的:相当的贫困学生不能上学,上了学的并不是绝对的贫困学生。这种已经过滤掉贫困学生的统计数字,是不足为凭的。用这个数字并不能得出让人信服的结论。

  茅于轼认为,应该通过提高学费,进而增加助学金和助学贷款。这种建议听起来很好,但是实施起来却不容易。不管提高学费后大学如何分配这些收费,但首先的问题是,在高学费面前,没有钱的人根本就进不了大学,无法分享你的所谓助学金;再说,大学提高了学费,会把收到的学费回过头来作为助学金吗?即使大学把这些钱拿出来做助学金,但是助学金的分配能够公平合理,能够分配给真正需要助学金的贫困学子吗?据我所知,一些大学的助学金其实存在大锅饭问题,公平分配很难,谁都能够拿出家庭贫困无钱上学的证明来,学校很难鉴别这些证明的真假。真正的穷学生并不一定能够得到助学金。所以,拿学费做助学金相当难以操作。

  其实,大学高收费问题的根本,仍然是教育投入问题。国家对于大学的投入,一直是不足的。上世纪我国就制定了国家教育投入的量化指标,要求在该世纪末教育投入要达到GDP的4%,但是,这些年GDP的提高幅度是巨大的,但是教育经费却根本上没有达到4%,这就只好要求学生负担。这其实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已经造成很大的后遗症。近年国家财政收入大幅度提高(2007年达到5.1万亿元,增幅达到20%以上),国家拿出钱来解决教育经费偏低的时机已经来到,在如此令人振奋的财政收入面前,我们更期待的是国家拿出更多的钱来提供公共产品(比如教育),让更多的人分享财政大幅增长带来的成果,增加社会公平,实现社会和谐,而不是更加加大中低收入者的教育负担。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