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西部商报 > A02 正文

【黄河评论】向蒙冤者登报道歉应成司法常态

来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作者: 张贵峰   2015-09-09 10:31  编辑: 郑唯


  张贵峰

  9月7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亳州晚报》上刊登一则公告,为“亳州兴邦公司集资诈骗案”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他们赔礼道歉。据了解,安徽高院的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例。

  (相关新闻详见今日本报A19版)

  以“登报道歉”方式向蒙冤者表达歉意,安徽省高院的这一做法,无疑非常值得点赞。

  其实,在错案冤案纠正过程中,除了支付国家赔偿金,还需进行“赔礼道歉”,这原本不是什么新鲜做法,而是法律既有要求。依据《国家赔偿法》,司法机关侵犯公民人身权利,“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这也就是说,司法机关对冤假受害人进行“登报道歉”,并是什么反常之举,而是依法理应具有之举。

  在这种背景下,安徽高院“登报道歉”的做法竟是“全国首例”的现实,显然不能不让人倍感遗憾。何以会造成这种局面?除了相关机关缺乏道歉意识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恐怕还在于,现行法律制度仍不健全。比如,“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指的是什么,具体究竟应以何种方式、形式“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目前《国家赔偿法》都缺乏进一步的具体规定。另一方面,如果相关机关拒绝赔礼道歉,应该怎么办,是否可以强制执行?《国家赔偿法》同样也没有进一步规定。

  囿于这种法律制度不完善,导致的后果便是,面对冤假错案纠正,一方面,一些机关虽然进行了“赔礼道歉”,但这些道歉却往往显得并不十分“规范”,或者只是“口头道歉”而非“书面登报道歉”,或者仅是法官的个人道歉,而非“组织出面”道歉。另一方面,一些机关甚至干脆“只支付赔偿金”而完全拒绝道歉。

  如果仅仅从某种十分功利现实的角度来看,一些人或许觉得,相比“真金白银”的赔偿金,“赔礼道歉”只是一个很“虚”的东西,不值得太过在意。但如果进一步站在全面完整的公民人身权利、尤其是“人本身就是尊严”的角度审视,“赔礼道歉”实际上又一点儿也不“虚”,而是公民人格权利是否受到充分尊重的体现。依据《民法通则》,“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这也就是说,国家机关对权利受侵害公民“赔礼道歉”,既是一种道德伦理意义上的“礼数”,也是“保障公民权利”的根本法治秩序和精神的要求。因此,能否认真对待“赔礼道歉”,既关乎德治,也关乎法治,实乃德治与法治结合,“以法治体现道德理念,以道德滋养法治精神”的具体生动体现。所谓“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就是这个意思。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