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西部商报 > A08 正文

兰州:广场舞咋跳才不闹心 三条通道等你支招

来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作者: 丁炜娜   2015-09-16 09:44  编辑: 杨阳


广场舞咋跳才不闹心 本报今起邀你金点子

本报开启全媒体平台,三条通道等你支招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讯(首席记者 丁炜娜)本月6日,文化部、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力挺中国的大妈们跳广场舞,从国家层面上为之前饱受争议的广场舞“撑腰”。

  全国其他城市一样,在兰州,亦有数以万计的广场舞参与者,广场舞已毫无争议地成为城市里第一大群众运动。

  早晚两场,要么旭日初升、要么华灯初上,兰州市区大大小小的广场、甚至马路边就成了喧闹的舞台。

  然而,随着广场舞大妈人数增加,这个群体与市民的摩擦日益增多。广场舞大妈们受到越来越多的争议,一度还受到高音炮,甚至“水弹”的“狙击”。之所以引起巨大的争议,无非是因为城市公共文化空间太狭小,也因为相关问题没有处理好。现在,国家出台了相关政策,但这些政策在兰州如何落地,如何解决兰州广场舞大妈遇到的现实问题?如何让大妈们欢快跳的同时又不扰民,不影响他人生活?今起本报推出关注兰州广场舞系列报道,开启全媒体平台,广泛征集能够解决目前兰州广场舞存在的诸多问题和困扰,欢迎社会各界有识人士为热爱舞蹈的兰州大妈们支招。征集热线:0931—8119000,西部商报新闻网:www.xbsb.com.cn;微信平台:搜索“西部商报”。希望能推动这一问题得到广泛关注,并最终得以解决。让大妈们能愉快地跳舞,也让市民不被骚扰。

  商报讯(首席记者丁炜娜)金秋九月,告别炎热,凉爽的天气是广场舞大妈活动的最佳季节。在清晨,在傍晚,兰州的大街小巷一群又一群的广场舞天天在争相上演。同时来自兰州市12345市民热线、市政府官网以及环保部门等有关广场舞的投诉急剧增加,广场舞扰民纷争明显升级。为了了解广场舞扰民纷争中的方方面面,本报记者深入到兰州街头的广场舞群体以及周边的居民中,采访到了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故事。在广场舞扰民纷争的背后,大妈、居民各有苦衷。作为一种被广泛关注的平民健身方式,广场舞在如何维护大妈们自身权益以及后续发展上也遭遇各种困惑。

  故事1

  关键词:斗舞

  两拨大妈争地盘居民很闹心

  最近,在兰州七里河区肉联厂大门旁的一座大厦楼下,两拨广场舞大妈为争地盘争队员,各出奇招,一个比一个声音大,这让周围的居民不堪其扰。

  家在七里河区肉联厂旁边一个小区里的市民张先生想到回家后的生活就头疼不已,他说:“孩子今年一年级,做作业、复习功课什么都比较费劲,可楼下有两拨广场舞大妈,每天晚上两拨人放着大广播竞相放音乐,一个比一个声音大,扰的附近居民夜不能安,更重要的是孩子无法学习。”为此,张先生先后向12345市民热线、城管热线等投诉,“投诉了好几天也不见有人管。”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也能理解老年人需要场地需要活动,只要音量适中,我们都能接受,可现在这种情况就是扰民了。我听说是两拨阿姨为了争队员所以竞相放音乐,这实在让人受不了了。”

  晚上8时,记者来到了张先生所说的地点,果然看到两拨广场舞大妈在“斗舞”。记者和正在休息的一位大妈聊了起来。原来,这两拨大妈以前是一拨的,因为一些原因,分成两拨,平时都在肉联厂附近跳广场舞。其中一拨人比较多,双方难免发生碰擦。大多数时候是双方音响互相干扰,小碰擦多了,矛盾越来越大。现在是双方都将音量开大,就是为了让声音盖过对方。

  记者用手机中的软件“哇咔测噪”测了一下,分贝显示值为86分贝,确实已经达到扰民的界限了。这两队阿姨挨得很近,她们各放各的音乐,各个队伍为了保证自己的队员能够听清楚,都把音响开得很大,一会儿是温婉的民族舞,一会儿又开始跳热闹的锅庄,一边放“小苹果”,另一边就放“moutain top!”记者走到几百米开外的公交车站,依旧能听到音乐声。

  故事2

  关键词:纷争

  居民反对广场舞大妈遭“水弹”袭击

  这两天,小西湖附近的一个小区的广场舞大妈们调低了跳舞的音乐,这源于前段时间的一番闹剧,由于广场舞劲爆的音乐导致小区住户不满,正在热舞的大妈们差点被楼上扔下的水弹击中。

  “前不久,我带着孙子正看着这些老人们跳舞,忽然啪一声巨响有个东西掉在我脚跟前差点砸着我,接着半条裤子都湿了。”正在小区院子里遛弯的马大婶气愤地告诉记者,“水不干净还有股味,我的裤子是白色的,淋湿后脏乎乎的!”

  见记者采访,许多正在跳舞的老人围拢过来,纷纷向记者反映,“水弹”已经不是头一次来袭。一位王姓老人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不是“水弹”就是“香蕉皮弹”,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就没消停过。有一次扔下来的还是烂苹果。“刚开始是小规模的偶尔为之,没几天就开始大规模袭击。”马大婶说,“后来我们发现了是一家住户扔的,我们自然是要找他理论的,没成想人家还比我们有理,说是我们跳舞影响他们休息了,吵架吵得那个厉害,把我的心脏病都快气出来了。”

  在城市公园及小区广场,大妈们拿着扩音器载歌载舞,配上音质不好的音响,再加上教练时不时地几声号子,让广场舞者“春风沉醉”,但也让临街居民“身心疲惫”。记者从小区物业办公室了解到,上个月有很多住户向物业反映小区广场舞噪音的问题。“我们小区有两三个自发形成的广场舞团队,大部分都是小区的住户,我们觉得老人锻炼不是个啥大事,刚开始采取的方式就是安抚业主。”物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后来发生了扔垃圾事件,我们觉得有点严重了,万一砸着人,那怎么办?”物业走访了解到,这户人家男主人常年上夜班,每天早上6时许才能回到家休息,但夏天太热,又没办法关窗户,广场舞的音乐吵得人难以入眠,气愤之余就采取了极端的方式。经过物业的协调,大妈阿姨们调低音乐音量,住户的基本休息得到了保障。

  可马大婶仍然忿忿不平,“我们跳个舞招谁惹谁了,音乐开低了,一点气氛都没有,现在我们队伍人都少了,很多阿姨都觉得没意思,去别的小区跳了。”

  故事3

  关键词:发展

  没钱没老师大妈希望相关部门帮助

  八年时间,“沁园”舞蹈队的300位阿姨每天都风雨无阻的跳舞锻炼。

  60岁的张显芸阿姨是“沁园”的主力舞蹈老师之一。十年前就开始跳广场舞,刚开始和几个老姐妹小打小闹在自己院子里跳,后来队伍发展壮大了,跳舞队来到了五泉山,去年,张阿姨和她的舞蹈队还去了台湾表演。“这事可在兰州是头一桩。”张阿姨得意地说。

  每天不到7:00,张阿姨就到了队伍集合地点。因为舞蹈功底扎实,张阿姨早几年就成为“沁园”舞蹈队的核心领舞阿姨。“我们中老年人,从广场舞这项活动中确实得到了快乐,也锻炼了身体,真的是一举多得的好事。”一边忙碌,张阿姨一边跟记者聊天,“孩子们都上班有工作,谁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陪着我,而我总待在家里,日复一日下来,腿脚也僵硬了,头脑也僵硬了。现在多好,我忙我的,孩子们忙他们的,我有空的时候跟他们聊天,照我儿媳妇的话说,聊天都有内容了,整个人也精神多了。”张阿姨的队伍在民间小有名气,不仅仅是参加各种民间舞蹈比赛,也连续几年参加了兰州马拉松开幕式的开场舞表演。“这算什么?我们还去台湾日月潭表演了呢。”张阿姨说,“我们坐火车转飞机,到了台湾,和台湾的舞蹈家一起比赛、交流。这也是兰州头一桩!”

  张阿姨的队伍有统一的服装,音乐也会随着市场变化,更新音乐、舞蹈等需要经费,队伍的经费主要是来自大妈们每月交的3元钱。“我们有专门的经费管理人员,每个月收这点钱,包括电费、碟片费、服装费、器材费等等。”张阿姨说,“有比赛的时候就有点捉襟见肘了。而且我每年还自费去老年大学学习新舞蹈,除经费,没有专业老师的培训也让我们头疼。”张阿姨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关注广场舞的后续发展问题,通过设立基金、组织行业协会等问题,支持、引导广场舞。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