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西部商报 > A07 正文

文县警方侦破“1994·6·15”特大爆炸案纪实

来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作者: 都一鸣 通讯员张瑛 张军侯 海峰   2015-09-21 09:10  编辑: 杨阳


文县警方侦破“1994·6·15”特大爆炸案纪实

采金区血案擒凶记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讯(记者都一鸣 通讯员张瑛 张军侯 海峰) 1994年6月15日清晨5时许,伴随着一声巨响,一处采金工棚被冲天的浓烟和火光掀了个底朝天,造成4人死亡、10人受伤。这起发生在陇南文县碧口镇特大爆炸案震惊四方,但嫌犯却踪迹全无。直至近日,陇南文县公安局再获线索,并经过几个月艰苦鏖战,辗转陕、甘、川三省,行程数千里展开异地大追逃,终于将已“漂白”身份的爆炸案逃犯董某清抓获归案。至此,这桩搁浅了21年的命案终于告破。

  大爆炸 采金区4死10伤

  文县碧口镇位于我省最南端,地处白龙江下游,距文县县城87公里。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天南海北怀揣一夜暴富发财梦的淘金者聚集,古老的江河从此变得不再宁静。

  时间追溯到21年前,也就是1994年6月15日清晨5时许,大多数居民都沉浸在梦乡中,突然一声巨响,位于碧口镇响浪村佛儿岩地段张某的采金工棚被冲天的浓烟和火光掀了个底朝天。尘烟散去,几个附近金坑子上的工人上前查看,却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工棚片瓦无存,死伤者血肉模糊,凄厉的呼叫声撕破了清晨的宁静。据了解,爆炸共造成四川江油籍工人童某林、瞿某福、刘某财、陈某4人当场死亡;10名文县籍工人受伤,其中重伤2人,轻伤3人、轻微伤5人。

  采金区发生特大爆炸案!接到报警后,文县公安局立即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赶赴现场展开侦查和善后处置工作。在救援过程中,一名受重伤的工人断断续续地告诉办案民警:“董娃,他跑不了……”之后,这名伤者便含恨离世。

  经现场勘查、调查走访,目击证人辨认,警方确定,此案是四川省江油市武都镇柳林村村民董某清所为,案发后,董某清去向不明。随后,专案组立即赶赴四川江油等地进行布控,但由于受当时人口管理、信息通讯、交通条件、围堵查缉等条件制约,办案民警多次组织抓捕均无果。虽然协查通报像雪片一样飞向周边地区的公安机关,办案民警也撒下了天罗地网,但犯罪嫌疑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踪迹全无。

  寻真凶 文县公安排摸布控21年

  转眼间时光已进入2015年5月,陇南市“亮剑-15”大会战工作部署后,文县公安局主要领导命令刑警大队一定要破获该陈年积案,打响亮剑第一仗。

  5月22日,专案组民警驾车前往董某清的老家江油市武都镇调查,并在走访中得知,案发后董某清一直外逃,其妻张某因受不了村民的歧视,于1994年8月底携子外出去了云南,他的父母也相继离世,董某清一家人早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当地村民对其一家人的情况也不太清楚,没有任何与董某清一家有关的线索。

  董某清的藏匿方向再次变得扑朔迷离,办案民警心有不甘,大家都暗暗鼓着一股劲儿,发誓即使踏破铁鞋也要查到他的踪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专案组民警分析认为:犯罪嫌疑人董某清可能还与妻子张某及儿子生活在一起。于是,专案组连夜赶到云南西山区,并同当地公安民警联合展开摸排调查工作,并在西山区一处偏僻的杂货铺找到了张某的落脚点。同时民警得知,张某与其子共同经营着一间米铺,但米铺内一共出现过三个人,分别为张某和其子董某,另一名是身份为四川汉源县叫“商某俊”的男子。通过民警贴近观察,该男子年龄、身高和董某清有点相似。但是,民警手中的资料是模拟画像,为了确定“商某俊”的身份,专案组决定通过当地派出所民警以采集信息为由进行确认。6月1日上午10时30分,福海派出所以登记暂住人口的名义顺利将可疑男子及张某、董某三人带至西山区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并在昆明市警方的协助下将三人控制,采集了DNA信息。

  辨真伪 办案人员抽丝剥茧

  6月1日中午,在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福海派出所,民警对可疑男子进行了询问,该男子自称“商某俊”,户籍是四川省汉源县河西乡庄子村,现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锦某苑小区。办案民警立即对该身份进行查询,结果查无此人。“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你所持有的‘商某俊’身份证是假的,怎么解释?”询问过程中,“商某俊”竟哈哈大笑,说警察搞错了,出去后要追究警察的法律责任,并拒不承认他的真实身份。

  由于案发后办案人员只采集到一张董某清一寸的黑白照片,而自称为“商某俊”的人与照片上的董某清相比,差距较大,难以辨认。针对这种情形,侦查员将该男子的正面照片及信息发至相关部门辨认,不多时,该男子的身份被确定。经查实,“商某俊”就是犯罪嫌疑人董某清,他在逃亡途中“漂白”身份,在当地派出所办理了暂住证。事后查明,这些年为了躲避警方抓捕,改名后的董某清先后辗转成都、云南等地藏匿,为了不暴露行踪,他与妻子共用一部手机,他早上给妻子出摊,晚上给妻子收摊子,平时都在躲藏,不与人交往,周围群众谁也不知他的底细和来历。

  据交代 偷金受辱酿命案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董某清实施了惨绝人寰的特大爆炸案?据董某清交代,1994年,他和同村的童某林、刘某财等人一起在文县碧口镇一处金矿打工,同年6月14日中午他们休息时,他无意间看到涮金盆在棚窝子里,见四周无人,就悄悄下去涮金,并涮出了约三分金,大概值20多元钱,但被老板发现并制止。随后,老板将此事告诉了他的老乡。闻讯后,刘某财和瞿某福很气愤,说:“董某清偷金是给同乡人丢脸。”他听到老乡们的议论后心里很不舒服,正巧当晚童某林趁老板不在偷了多半盒火雷管拿到了他们住的棚子,他便趁机悄悄拿了十多颗。夜间休息时,他又听到几个老乡还在议论他偷涮金的事,心里更加不舒服,便拿着自己的床单到老板的棚子里睡觉。次日一早,他准备取米做饭时,发现一个袋子里有七八斤炸药,旁边还有一盘2米多长的导火索,遂趁老板不注意,将炸药和导火索放在桶里拿到外面。此时,他想,如果老乡把他偷金的事传到村里,他以后还怎么在村里生活,所以决定要报复。据了解,董某清在厨房的菜板上将炸药分了一部分放在包里,用导火索、电雷管做成了一个土炸弹,用一截绳子扎好放在桶里,并提着桶走到童某林、瞿某福、刘某财、陈某住的棚子门口,用香烟点燃导火索将炸药桶丢进了房子里,随即转身逃跑。

  董某清一直沿河向下游逃跑,途中将包里的炸药、雷管、斧头一起扔进河里,跑到姚渡后乘船过江,在姚渡又乘车到甘肃省武都县,在武都住了一晚。同年6月16日,他又从武都乘坐火车到了成都,在成都暂避了两天后,20日去了理溏县挖金,并在理溏县捡了一张“商某俊”的身份证,遂一直冒用着“商某俊”的身份。同年9月,由于高原反应,董某清从理溏县到了昆明,期间他去过汉源,落实“商某俊”的情况,还在西山区办了暂住证,将他的身份证扔掉。后来,他与妻子、孩子一直在西山区生活。

  目前,犯罪嫌疑人董某清已被提请逮捕。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